县委 人大 政府 纪委 投稿邮箱:smzygov@163.com 网站QQ群:18271900 通信员QQ群:208424107 今天是: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   
热门搜索: 县委 人大 政府 十九大 纪委
 
 当前位置:首页 >> 镇沅信息网 >> 文学专栏 >> 正文

茶山箐游记
来源:黄钟韬 时间:2021-1-22 点击:561

   不久前因为身体不太好,把烟戒了,一时间无所适从。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普洱茶便“乘虚而入”,小半年就把自己手头上的家中自产、人情往来、留存纪念等等各种普洱散茶和茶饼都一一品尝。居然喜欢上了,开始跟着几个老茶客讲究口感、汤色、香气。可是怎么喝茶都还没有入门,听着他们讲茶山讲单株,又蠢蠢欲动的想要去认识“下蛋的母鸡”,细数镇沅“千家寨、马邓、老乌山、砍盆箐、打笋山、老海塘、五一、茶山箐”八大茶山,茶山箐还没有去过,刚想略表遗憾,一起喝茶的“老茶客”小李就微笑着发出邀约:哥,我家就在茶山箐隔壁,周末一起?

   您看,在普洱,想去茶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
   我们走的东线是沿着古城镇的桂海村公路进入田坝的联合村、三合村,再从三合村的高家寨小组到茶山箐的地界。迎着一路小雨向茶山箐进发,我有些担心能不能顺利抵达,前些年去的时候就是因为降雨太多,到了邻村之后丰田路霸都只能“望路兴叹”所以没有成行。不是我想的太多,茶山箐位于镇沅、宁洱、景谷三县交界,小地界上属于田坝乡民强村,又同时与三合、联合两个村互有接壤,海拔从1600米的箐底开始,一直到箐头的1900米,可是实打实的山高箐深。不过小李胸有成竹,告诉我脱贫攻坚以来,已经把水泥硬化路一直铺到了他家院子,到茶山箐核心茶叶产区的砂石路也专门安排扶贫项目扩建过,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   出了古城集镇以后,道路蜿蜒上升,基本都行走在半山,天气时雨时晴,远处的群山云雾升腾,车辆不时的开进雾气又穿出,平原地区的朋友来,大概会感叹这山景和雾色的秀美,作为从小在群山中长大的乡巴佬,要让我用文字描写它的美丽,我还是觉得有些词穷,直接上一张照片才是真理。如同这普洱茶,蕴育在我们镇沅的灵秀山水之中,她的味道如果用文字表达,总觉得不管怎么写都感觉有些单薄,还是要坐下喝一泡,自己感受,才来得实在。怪不得余秋雨大师在《极端之美》中不肯轻易定性普洱茶的味道,可是又把普洱茶的口味从“秋天的落叶”说到“素颜淑女”,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只能意会,不能言传。

   小李的家在茶山箐隔壁,所言不虚,只要沿路翻过后山的一个垭口,就可以进入茶山箐的地界,大家都酒足饭饱,有点迫不及待想要一睹茶山箐真容。出家门,道路继续蜿蜒上升,路旁开始出现零星的茶树,越走越是密集,车到硬化路的尽头,我们已经身处茶园之中。不远处有几栋建筑,看得出来是晒茶房和一两间类似凉亭的风景建筑。小李介绍是茶厂,原先是村办企业,后来租赁给老板,比较亮眼的几幢建筑物是前几年普洱茶最红火的时候做下的项目,近几年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生产经营,生产厂房凋敝不说,还放荒了大片茶山。站在垭口望下去,茶地从我们站着的公路边一直向下延伸,包围了茶厂,进入半山的树林,翻过远处的小山脊,目力所及就有百亩之多。据说这片茶山多年前是上级部门安排的扶贫资金开发的,分别属于两个村,茶树的品种很好,茶叶品质不错,因为离得近,一开始的时候以茶山箐品牌来推介,还是打出了一些名气,现在不管是茶厂还是品牌却都处于停滞状态。

   翻过垭口后的道路一头扎进密林,徐徐下降中偶尔出现在密林空窗的远山又腾起云雾,不一会,高海拔云雾缭绕的小雨如约而至,我驾车忙于应对湿滑的道路,只觉雨雾中两户人家隐隐出现在路旁又被拉在身后,再行一段,雨雾渐开,路边的杂树林逐渐换成核桃树和茶树交杂的经济林,小李指挥我在一个“回头弯”靠边停车,他说平时这个位置比较好看茶山箐全景,现下看不出太远,可以稍作休整。话音未落,山风吹开雾气,自西向东把整个茶山箐在我们眼前展开,《桃花源记》里的“豁然开朗、屋舍俨然、阡陌交通、鸡犬相闻”一下子出现我脑海里。脚下的道路从山谷这边盘旋而下,过箐底后在对面山谷茶地中蜿蜒而上,纤细的入户路把零星散落在山谷各处的人家连接到主路,山谷之中大的、小的、高的、矮的,或单独成块,或与玉米等农作物混成一片,到处都有茶树,每一户都有的透明彩钢瓦大棚仿佛是一种无声的宣告,欢迎进入茶山箐,欢迎来到制茶人家。

   因为时间有限,我们并没有安排去看单株古树的行程,只是随意走进路边的一片茶地。碗口大小的茶树随意生长在依稀可以辨别出来的台地上,树干上胡乱挂满不知名的苔藓、地衣、松萝,脚下的草丛刚刚被清理过,再望出去一个大叔靠坐在茶树下,笑眯眯的看着我。这里应该是这位大叔家的茶地,我们算是不速之客,当然,热情好客的种茶人肯定不会让我有一丝丝不速之客的尴尬。

   “伙子过来看茶叶玩噶?”大叔笑眯眯的用方言问到。

   “对啊,啊叔,近几年茶山箐出名,过来长见识。”

   “出不出名不知道,茶叶价格倒是涨了许多。”

   “所以就算是下雨天你也要来茶地的涮草?”

   “好些年前茶叶局就一直要求,不能打杀草药,只能人工涮,化肥也不能放,说是影响品质,只能放农家肥,茶价像这几年一样好的话,还是很划算。”

   “是啊,这几年茶山箐价格贵起来了,都被茶老板收去了,我们买都买不起吃。”我笑着和大叔开起玩笑。

   哪里知道大叔听了爽朗的大笑起来,提起他的工具就发出了邀请,“走走走,克我家喝水,家里面坐起来款白(聊天)玩”,我随即说还有小李等人同行,又引得大叔一阵大笑。“是我小侄,我们先回,等我打电话叫他们过来。”

   镇沅人民热情好客,如果邀请你去家里面“喝水”,那是真心邀请你到家里面坐一坐,不过肯定不是真的只喝水,喝什么?当然是喝茶。全县“八大茶山”,虽然产量都不是很大,但是各有各的特色,最近县里搞了一个活动,邀请专家品鉴后对“八大茶山”进行了排名,从“大爷”一直到“八爷”,敢称为“爷”,自然要有两把刷子才行。今天好运,按照镇沅特色,大叔既然把我带到家里“喝水”,肯定会用最好的茶叶招待,茶农自家的好茶,比茶老板家的好茶肯定要来得实在。

   作为镇沅人,八大茶山的八位“大爷”肯定多少喝过一些,以前并不会喝茶,八位“大爷”我都一视同仁的没有留下什么印象。先前有几次在一起喝茶时候,茶友调侃我作为“文化人”,让我总结一下某“爷”的特点,我搜肠刮肚也挤不出几句像样的评价,最后归结为,虽然上了十七八年的学,书还是读得少了。这茶山箐的味道会怎么样?坐在大叔家新建楼房的客厅里,看着雾气升腾,茶和水交融成为公道杯中汤色金黄的液体,我不禁有些期待,又稍带忐忑。

   一小杯汤色金黄的茶水慢慢下肚,喝得我一脸疑惑,看着砸吧嘴的我,小李笑而不语。我随即偷偷瞟了几位同行的老茶客,大家喝过后都若无其事,继续高谈阔论。我却暗自寻思这茶莫不是没有泡透?无论看汤色还是小李对这茶叶的熟悉程度,都不应该,香气散乱无从分辨,滋味寡淡,回味直接没有,难道是我今天味觉有点问题?小李微笑着为我添上茶水,又比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带着一脸疑惑,我继续啜饮起来。

   第二杯见底,忽然发现原先散乱的香气开始有迹可循起来,老树生普洱特有的清甜开始显现,回味变得若有若无,要说有什么滋味,又有点摸不着、抓不住。让人忍不住想要再来一杯,一探究竟。

   第三杯一入口,感觉像是包裹着这茶叶的雾气被一阵风儿轻轻带走,普洱生茶特有的香气随着的金黄液体在口腔中流动,所过之处唇齿生津,放下空杯,回甘还在口舌萦绕,久久不肯散去。对呀,这个才是我所熟悉的老树普洱生茶,香气足、滋味厚、回味长。总体上,味道比起其他茶叶来得慢,不知道是冲泡的原因,还是本来茶叶出味比较慢,要两三杯以后才能喝出比较浓厚的滋味,至于香气,像是……,我开始搜肠刮肚寻找词语形容口腔里的各种感受,奈何肚中无货,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
   “小伙子”大叔打断了我的沉思“茶给好吃?”

   “很好”

   “好吃就赶快吃啊,一脸深沉,想女友?”

   “没没没,我在想这正宗的茶山箐茶的特点要怎么用具体的文字表达,没有想女朋友”我的回答引来大家一阵哄笑,大叔笑得最为爽朗。

   “我今年六十二岁,我觉得呢,茶叶只有两种味道,好吃的和不好吃的,好吃有一万种好吃法,不好吃也有一万种不好吃法,我从来不去纠结”

   “我就是想稍微归纳一下……”

   大叔爽朗的笑声再次打断尴尬的我:“你看,我们两个今天才认识,就让你评价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你觉得妥不妥?但是,如果让你说一下你女朋友的优点,你是不是就可以脱口而出?所以呢……,要认识一款普洱茶,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喝它,要介绍一款普洱茶茶叶给别人,最好的方法就是请他多喝”

   大叔轻啜一口杯中的茶水继续道:“前些年我刚退休的时候,也和你一样想用文字来描述普洱茶的味道,后来我放弃了,因为同一株老树普洱,同时采摘的鲜叶,会因为加工的手法、储藏年限、冲泡方式等各种不定性的因素产生不同的滋味,你要是把这些滋味全部都写出来,太过复杂,如果只写一两样,又显得不全面,老倌我水平不够,解决不了这个难题,所以我就只管种茶、制茶、喝茶,滋味要如何形容,还是交给专家吧”

   看着有点懵圈的我,大叔抬着公道杯为我续上一杯道:“喝茶就是喝茶,享受茶水带给你的美妙,想法太多会成为累赘,至于你要找的东西,多喝茶、多看书,到了某个程度自然就有了。”

   几个老茶客微微颔首,我和小李若有所思。

   归途道路依然泥泞,难得见到了雨季的晚霞,我无心欣赏。今天一趟,乘兴而去,平淡而回,仔细回味大叔的一番话,让我把普洱茶、普洱茶山、喝茶从仰望的高度,放到面前,又让我觉得打开一道大门,门内景色深远。茶山箐这个小山谷,不雄伟,不惊奇,只是五百里无量灵秀山水普通一员,只因土壤、光照、海拔、降雨等机缘际遇蕴育出滋味独特的茶叶,而后由制茶人、茶老板、喝茶人赋予了这些茶叶其它的东西,让这些小小的叶子跳脱出了山水,活跃在世间。自己初入茶门,多看、多听、多学、多喝,或许有那么一天,就能从喝茶变成品茶、评茶,那当然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。

 




Copyright 中共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镇沅县人民政府办公大楼 Tel:0879-5811937 投稿邮箱:smzygov@163.com
滇ICP备16005412号 不良信息举报:0879-5811937
滇公网安备53082502530832号